阿鲶家的小猪

我一直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神奇毛毛球在哪里

喵喵喵(*¯︶¯*)
今天突然想开个沙雕小甜文(⁎⁍̴̛ᴗ⁍̴̛⁎)
番外明天更啦~
放心,宝宝从不弃坑。

【小声bb:毛毛球真的变成毛毛球了…】

吴宣仪看中了这个毛绒绒的球球挂件。

“好可爱啊啊啊,傅菁你看是不是特别乖嗷!”

吴宣仪的手指飞快的在手机上敲动,一边拍了张图发过去。

很快对面就回复了消息,“菁天动地.jpg”

“我想把它挂在我的包包上!”

“OKOK,海南富婆你快买吧!把整个店的球全买下来都可以!老娘要继续补觉了,白白”

傅菁请罪拼命睁开眼睛打下这段话,然后就又睡死了过去。

“嘻嘻,那这个毛毛球归我啦。”

吴宣仪乐滋滋的付了钱,然后便小心翼翼地把球球挂在了自己的包包上,往家的方向走去。

毛毛球睡了一个下午,此刻总算悠悠醒来。眨了眨眼睛,看了看周围,啊…天都黑了呢。

哎…等等,自己现在…正挂在一个女士包包上?!

我去!我是谁?我在哪儿?

嗯?好像有声音?

“你们,你们别过来啊,你们再过来我就要叫人了…”吴宣仪小腿已经微微颤抖,但仍然努力保持着镇静的语气。

“嘿嘿嘿,小妞儿,好好的大路你不走,偏偏来钻这小巷子,那不是自己给爷几个送上门来吗?”

三个带着刺青,染着赤橙黄绿青蓝紫毛的小伙子猥琐地朝吴宣仪慢慢靠近。

“大哥,这妞儿长得可真甜!一会儿可得给兄弟几个留点啊!”“没问题没问题,嘿嘿我先来试试。”

三个人把吴宣仪逐渐逼到墙角,昏黄的路灯下,为首的那个男人把手朝吴宣仪的身上探去。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哎哟我的鼻子!我的…我的脖子歪了!什么东西打我!”

另外两个小伙子什么也没看见,只依稀看到一抹巨大的黑影极快闪过,然后他们的老大就倒在了地上哀嚎。

迅速拉起老大,三个人转身就跑,整条小巷彻底寂静下来。

吴宣仪发誓,如果不是赶着给juju投喂,打死她也不会走这种小路。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吴宣仪感觉刚才好像是那个黑影救了自己。那是什么呢?

突然,一团巨大的阴影笼罩住了吴宣仪,她抬头一看,只知道是一团黑色的东西,小心地伸出手摸了一下,哎?毛还挺软的,真舒服。

吴宣仪正享受的抚摸着软软的毛,但就几秒钟,这团大大的东西迅速缩小,然后“咻”的一声飞到了吴宣仪的包上,再也没有了动静。

一切仿佛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诶?!!刚刚……是毛毛球救了我?!

我的毛毛球这么神奇的吗!

挂在包上的毛毛球心里正一阵庆幸,幸好自己是黑色的,脸红也没人能发现…

如果吴宣仪此刻去摸一摸毛毛球,她一定会惊讶地感觉到,毛毛球的温度高的烫手。

发现了新大陆的吴宣仪兴冲冲的的跑回家,准备好好研究毛毛球还有没有更多岐岐怪怪的功能。

于是,从那天起,生活开始不一样了。

吴宣仪把毛毛球从包上取了下来,随身揣在衣服兜里,毛毛球便每天陪着吴宣仪上班下班。

毛毛球有一双小眼睛,这样她就可以每天趴在吴宣仪的口袋边沿,好奇的打量外面的世界。

有时候毛毛球一不小心从口袋边滚了出来,沾了一身灰尘,吴宣仪便准备了一块为她量身定做的小毛巾,细致的擦掉她身上的尘埃。

晚上回家,毛毛球先在厨房的灶台上蹲守,看着咕噜咕噜冒泡的汤锅,在水开的时候不停的在灶台上弹跳,提醒正在切菜的吴宣仪关火。

等到吴宣仪终于有时间放松自己的时候,她就对着毛毛球说一句:“毛毛球,我要坐沙发。”

毛毛球便立即变大,变到宜家里的懒人沙发那么大,然后把自己的身体努力调整出一个窝窝,好让吴宣仪一屁股就可以陷在柔软温暖的毛中。

这样的日子过了很久,直到……

“毛毛球呢?毛毛球!你在哪里啊!毛毛球变大来见我!”

吴宣仪着急的在家里翻找,每一件衣服口袋都翻了个遍,却都没有毛毛球的踪影。

吴宣仪难过的坐在地上哭了起来。这些日子以来,她已经离不开毛毛球了,好奇怪哦,她好像…喜欢上毛毛球了?

她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弄丢了毛毛球,也许是在人流中挤动时不小心把毛毛球带了出来,也许那时毛毛球正在午睡毫无感觉,天底下这么大,到哪里去寻找呢?

“叮——咚”吴宣仪丧丧的从地上起来去开门,但打开门的一瞬间,吴宣仪愣住了。

在她眼前的是一个金发的女孩,穿着一件白色衬衣,下面是一条简单的牛仔短裤,前凸后翘,精致的五官,无一不让人挪不开眼。(鹅我的逻辑…无一不让人?……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猫病,大概是晕了…)

“我们——是不是认识?”吴宣仪心脏再次扑通扑通狂跳了起来,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生,但直觉告诉她,她们很熟悉。

女生不说话,只是幽怨的盯着吴宣仪看,看得她背后发凉。

正当吴宣仪要再次询问时,女生带着委屈和傲娇的语气开口了。

“你不要你的毛毛球了吗?”

“啊?你认识我的毛毛球?在哪里?”

吴宣仪欣喜若狂,没丢没丢。

“我当然认识啊,她就在你面前啊…”

女生不满的撇了撇嘴。

居然没认出我!生气!

“啊!你是毛毛球?”

吴宣仪不敢相信的问道。

“对啊!是我长得丑了吗?哼,吴宣仪你个爱情骗子!我走了!”

毛毛球扭头就打算走。

突然一股大力把她带进了房间,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毛毛球,你一辈子都只能是我的,做我小媳妇儿吧,我包养你了。”

吴宣仪轻轻吐出的气息喷在毛毛球的耳边,某人还坏坏的咬了一下球球的耳垂。

这下化为人形的毛毛球终于无处可躲,脸红的像蒸熟的大闸蟹。

嗷嗷嗷我的毛毛球太可爱了!

从后边圈着毛毛球的吴宣仪快速腾出一只手拿起了手机,拍了一张自己和球球小可爱的照片,转手就发给了傅菁。

“傅菁傅菁!给你看我的毛毛球!啊啊啊啊啊她好乖嗷!我🔒了!”

傅菁再次被消息提示音吵醒,拼命睁眼看了吴宣仪发来的照片和消息,呆滞了两秒,然后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卧槽?!

傅菁请罪——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沙雕的短(并不)篇,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4)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