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风眠

我一直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You Are My Star——番外·十年一瞬

在开始番外之前,我还有些话想说。

是一直都想说的。

其实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也许最初大家都是怀揣着一颗爱护美宣,共创土拨鼠未来的心加入了五毛大军。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你会发现,除了磕自己喜爱的cp,还有其他同样值得留存在记忆中的事。

比如,在看同人的过程中因催更(并不哈哈哈)而与某大大结缘,再刷微博超话时认识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土拨鼠。

纵然很希望美宣走花路,一直一直陪伴彼此,土拨鼠们快落磕糖。

但是,希望每一位土拨鼠也能记得,在为她们冲数据,为她们笑为她们哭的记忆之外,我们因为共同的喜欢而聚到一起的这份心情,同样也无比珍贵。

可能我们相逢对面都不相识,但一起追寻一起执着的美宣玩家们,你们一定会是我在磕糖之路中得到的最为宝贵的礼物。

就酱!(⁎⁍̴̛ᴗ⁍̴̛⁎)

———————————————————
十年后……

“唔…嗯…我不要了…”孟美岐的眼睛还没有睁开,昨晚一夜下来,她已经腰酸腿软,连抬手阻止某人始终热烈的在她身上蹭来蹭去的力气也没有了。

吴宣仪早就醒了,低下头看了看怀里睡的正熟的人,长而软的睫毛,微微嘟起的小嘴,还有柔顺的金发,忍不住想肆意爱怜。

细细碎碎的吻落下,心疼着昨晚似乎对毛毛球纵欲了。孟美岐被弄的哭着说“不要了”,而吴宣仪当时情欲上了头,手指凶猛的进进出出,不知道把她送上巅峰多少次才停下来。

可怜的毛毛球直接在最后一次巅峰的时候晕了过去。(可以打小选了)

吴宣仪只是吻着她的脸,从额头一路吻下来,最后轻轻的舔舐着孟美岐的唇。

“吴宣仪,唔……我想一脚把你踢下去…嗯”孟美岐也醒了,毫无杀伤力的瞪了眼吴宣仪,就想坐起来。

“啊…”还没到一半就又躺了下去,孟美岐的腰……大爷的谁也别拦我我要把吴宣仪从二十楼丢下去!

毛毛球心里苦。

吴宣仪顺势圈住了孟美岐,睡衣滑落了一部分,孟美岐光滑白净的肌肤露了出来。胸前脖子上斑斑点点的红色痕迹昭示着吴宣仪的主权,吴宣仪的眼睛暗沉了一些。

“乖,我刚刚替你请好假了,今天你就在家安心休息。”

吴宣仪宠溺的摸了摸自家毛毛球的头,然后便下床洗漱准备上班,再把早饭做好。

“小王子,早饭我做好了哦,你再多躺一会儿。对了,昨晚我帮你清理过了,嗯,mua~宝贝下午见~”

吴宣仪带上了门。卧室里,孟美岐的脸红的不成样子,这个人说话怎么一点也不害臊…

哦,忘了说了,这两个人大学也相约考到了同一所。毕业以后,吴宣仪自然是继承家族企业,现在是吴氏集团的执行董事;而孟美岐,凭借着自身极为优秀的能力,留在了母校大学任教。

孟美岐只好窝在家里看了一天的书,一整天除了吃饭几乎没有挪动过位置,因为腰疼……

吴宣仪一下班就急冲冲地赶回家,打开卧室门便对上了孟美岐充满幽怨的眼神。

“宝贝宝贝,我错了,下次我们加个中场休息,这样肯定会好很多。”

你还敢有下次?!还中场休息?!真的别拦我,我要把她遣返回娘家!

孟美岐恨不得冲上去咬吴宣仪,考虑了一下自己的腰,最终忍住了。

第二天……

总算腰没有那么痛了…

“我去学校啦,小公主。”

“嗯………好…爱你小王子”

吴宣仪昨晚看文件忙工作到很晚,今天便多睡一会儿补补觉。

好不容易起了床出了门,刚到公司,吴宣仪的助理赖小七就以五十米冲刺的速度向吴宣仪冲去。

“吴总吴总!这是我查到的资料,学校里好多人都喜欢孟老师啊,有明恋有暗恋,还有情书礼物各种各样的玩意儿,这些人我全都一一调出来了,您过目一下。”

“哦?我家小王子这么受欢迎啊,哼哼。嗯?这是什么?!孟美岐,别人一直搂着你都要靠到你脸上了你还傻乎乎的笑?!”

赖小七目击了吴宣仪脸色从红润到青到紫到黑全过程。

“小七,这些人,你知道该怎么办。”

吴宣仪把档案袋还给赖小七,赖小七乖乖应了转身就跑。

妈呀,老板生气了,无关人员速速撤离。

下午下班,吴宣仪打算顺便去接孟美岐。

“哇,那辆蓝色的玛莎拉蒂是谁的啊,怎么一直等在那儿?”“哎,肯定是来接咱们学校的人啊,就是不知道是谁…”

孟美岐走到校门口就感到不对劲,怎么那么多人?

奋力挤过人群,然后她就一眼看见了吴宣仪最喜爱的宝石蓝玛莎拉蒂。

这不是真的!她怎么来学校了!

孟美岐急忙掏出墨镜,准备装作路人溜走,她不想别人知道自己的私人生活。

不幸的是,吴宣仪一眼就看到了她,看到毛毛球想溜,吴宣仪气不打一处来。

“心虚吗?还想跑?”

吴宣仪冲孟美岐的方向按了按喇叭,然后干脆下车甩手关上车门,朝孟美岐慢慢溜走的人群走去。

一个横抱,孟美岐就已经躺在了吴宣仪怀里。(捞得真准)

“wc!那是孟老师吗!男默女泪!”“啊啊啊所以玛莎拉蒂是孟老师家的?!她女朋友好好看嗷!我熊熊燃烧的百合魂!”

吴宣仪大步走向车子,然后把孟美岐放在副驾上,一脚油门就往家开去。

路上吴宣仪一句话没说,孟美岐感觉到了身边人的低气压。

好像……是生气了?

刚进门换好鞋子,一股大力从后面箍住了孟美岐,然后毛毛球又被抱走了…

把人摔到软软的床上,吴宣仪伏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孟美岐,玩味的笑着说:

“孟老师这么招人喜欢呢,学校里追你的人这么多,有没有看上的啊?”

“我怎么可能喜欢别人,我只喜欢你啊…”

孟美岐知道,海南醋王已经上线了。

“哼,那你还被别人抱那么久一定反应都没有…你这像是有家室的人吗?”

吴宣仪佯装很凶的样子。

“我错了啦,宣仪宣仪,小公主,不生气了好不好,随便你怎么罚我都可以,不要生气啦…”(孟皮皮你这是在玩火)

“随便怎么罚么?嗯……”

吴宣仪用舌头轻轻扫过孟美岐的脖子,绕到耳朵后面。

“啊……不要,宣仪…嗯……”

“叫我什么?”

“嗯……呜…啊…宣仪姐姐…宣仪姐姐”

“嗯,毛毛球真乖~那姐姐就来好好罚一下你吧…”

吴宣仪手指一挑,几下就解开了孟美岐的衬衣扣子。


对不起,我卡车了【捂脸】
明天开甲壳虫吧…小菠萝也行…









评论 ( 5 )
热度 ( 91 )

© 闻风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