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风眠

我一直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兔兔这么可爱,你怎么能吃兔兔? (上)

甜文点梗 ooc
傲娇兔子选✖️痞气医生球
我我我…这次大概先球攻再宣攻
里面还混入了一些岐岐怪怪的东西…
___发完(请自填数字)


“喂,你怎么蹲在我家门口?”

孟美岐清早打开门就看见一只兔子蹲在自己家门口。

“喂,我可没有吃的,你走吧。”

她蹲下来对兔子说。

孟美岐听到了一阵磨牙的声音。

“嗯?该不会是听懂了我的话,气得磨牙吧?”

孟美岐是个披着社会大哥皮的外科医生,大多数人都只能看到她的医术精湛,还有…玩世不恭与放浪不羁。

“咦?怎么脚踝上有血?受伤了?”

轻轻抱起兔子回屋,随手摊开一张桌布就把它放在了上面。

“忍着点,可能有点疼啊。”

“(兔子的尖叫)”

“好了好了,不许再叫了,包扎一下啊。”

孟美岐轻轻的抚摸着兔子背上的毛,却想不到怀里的兔子一阵抽搐,吓得她差点把它直接丢出去。

乌黑而亮的眼睛望了望孟美岐,然后便低下头叼自己胸前的毛。

“呜…呜呜呜…呜呜…”

诶?好像是……满足的样子?

孟美岐上网百度了一下,莫名的一阵脸红。

“@殷小楼与伊丽莎白耻辱环:兔子被摸爱抚后背就会高潮甚至假孕的事,希望全世界都能知道。”

……还好是只兔子…不是人……

“你这几天安心呆在我家养伤吧,我得去上班了。”

走了两步,孟美岐发现口袋上挂着什么东西。

“……好吧,那你跟着我去上班吧。”

“喂,听好啊,一会儿到医院只准呆在我的白大褂口袋里,不然我就把你扔出去。”

孟美岐假装恶狠狠的说。

到了医院,狗兄弟yamy便凑了上来。

“哟兄弟,今晚去喝两杯?蹦迪蹦迪?”

“哟郭医生,好兴致,走呗。”

孟美岐一边走着一边调戏着身边经过的女护士,女护士纷纷红着脸小步跑开。

“啧,这么多年你咋还是这么恶劣?”

“好玩儿。”

口袋微微动了两下,然后便回归安静。

“来,小朋友,张嘴,啊——”

口袋突然动了起来,一只雪白的毛绒绒的头露了出来。

“哇,好可爱的兔兔,我想要!”

小朋友伸手就要去抓。

“咕咕咕!”

孟美岐一把把兔子按回了口袋里,微笑着。

“不可以哦,它是我的。”

下班回家,孟美岐掏出了口袋里的东西。

“你再敢不听我的话,我就把你红烧清蒸油炸!”

一边凶神恶煞的恐吓兔子,一边拿着纱布给它换药。

“喂,没个名字也不好,你叫小选吧。”

“呜呜…”

倒腾了一下冰箱,翻出几片新鲜的菜叶。

“小选,吃点。”

“咕咕咕咕咕!”

雪白的脑袋往旁边一扭,屁股对着孟美岐的脸,甩都不甩孟美岐。

“嘿你还赌气呢,信不信我把你吃了!”

“现在你给我乖乖呆在家里,我要去和狗兄弟喝酒了。”

门被一脚带上,屋内恢复安静。

兔子迈着小步挪过去,开始嘬菜叶。

………

宿醉起来,头还隐隐作痛,走到客厅,好像少了点什么。

嗯?想不起来了…

哎?我昨晚回来没关门?

活得太久了…果然记忆力都下降了……

揉了揉眼睛,孟美岐突然就发现了那份违和感的来源。

小选哪去了?

翻遍了家里角角落落也没有寻到那个雪白的身影。

昨晚没关门…那是跑出去了吧?

孟美岐心中闪过一阵失落。

“啥事儿啊,咱俩活了几百年了,你居然还为一只兔子看不开,兄弟你该不会是喜欢上那只兔子了吧?”

“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喜欢一只兔子…”

但是……好像…真的动心了呢…

孟美岐和yamy本非人类,两人皆为仙族,本身就拥有无尽的寿命,只因孟美岐想逃开父母为她订下的婚约,所以和最好的朋友相约到凡间来历练。

看过太多事,悲欢离合,阴晴冷暖。孟美岐换过无数身份,她选择用冷漠与痞气来伪装自己,一心做个局外人旁观世事无常。

“你何必呢,我们不是约好了不要动情吗?凡物寿命对我们都只是沧海一粟,情感对我们而言都是奢望。”

摇了摇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

“你什么时候废话这么多了,我自己知道。”

……

“哎哎哎!都知道了吗,咱们这儿今天新来了个医生,长得那叫一个好看,我还以为是明星来体验生活呢!”

孟美岐的办公室门被推开。

“你好,我叫吴宣仪,请多多关照。”

(吴宣仪的照片代入)

长得真好看,还跟我一个办公室,又有小姑娘可以调戏了。

孟美岐强压下心中不曾减轻的失落,起身一把搂住她。

“宣仪长得这么好看,有男朋友了吗?”

吴宣仪不着痕迹的避开了一点,轻声回答:“没有。”

孟美岐意外的挑了挑眉,这么镇定?

有意思。

日子好像丰富了起来,只是因为多了个吴宣仪。

孟美岐心里的寒冰在一点点融化,情愫的种子已经悄然发芽。

“yamy,我发现…我…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儿。”

孟美岐喝得微醺。

“兄弟,没开玩笑吧?几百年了我也没见你喜欢过谁,这怎么接二连三的,先是只兔子,现在还是个人了?”

“我也说不清楚,对不起,我没守约,但我好像…真的动情了。”

“你想清楚,凡人的寿命注定你们不可能相守,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我不愿百年后看你痛苦。”

“……我明白了。”

吴宣仪不知道为什么孟美岐突然对自己冷淡,那个人照样每天调戏其他小护士,但对自己…只是一两句话而已…

莫名的疏远与冷落,最是难过。

吴宣仪跑到酒吧里喝酒,心里装满委屈,不知道喝了多少,只一个劲儿往胃里灌。

出门什么也看不清,跌跌撞撞,好像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好香啊,是梦里不变的味道。

孟美岐今天加班,回家路过酒吧的时候就看见吴宣仪喝的酩酊大醉的走出来,走两步就不稳,几次差点摔倒。

孟美岐突然感到心脏一阵刺痛,默默的跟在她身后,直到她一头撞在自己身上,轻轻的呼吸声响起。

关上卧室门,孟美岐把背上的人小心地放在床上。

床上的人不安分的扭了扭身子,低声梦呓。

“为什么不理我…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你不是要把我吃了吗……那你怎么都不往锅里倒油……”

“你给我取的名字…小选很好听啊……”

“我变成人了……这样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喜欢你了…”

“你为什么……却认不出我呢…”

孟美岐皱了皱眉,她为什么…知道小选?

心里有了一个猜想,孟美岐有些迫切的卷起吴宣仪的裤脚。

屏住呼吸,心跳声清晰的可以听见。

细长白净的腿,唯独脚踝处,有一圈浅浅的疤痕,赫然与那只兔子脚踝上的伤口形状重合。

“是你吗…小选?”

孟美岐在睡着的人额头上留下轻轻一吻,像一缕风,转瞬了无踪迹。













评论 ( 11 )
热度 ( 204 )

© 闻风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