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风眠

我一直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兔兔这么可爱,你怎么能吃兔兔?(下)

今天写的超长……
(上)和(中)的传送门坏了…请点开我的主页

世间所有相遇,
都是久别重逢。

宣攻即将登场。
愿俩崽安好🙏
仪岐走花路吧(⁎⁍̴̛ᴗ⁍̴̛⁎)
我们一直守护……


“您……您说什么?”

孟美岐怀疑自己听错了,嘴唇因用力过度而发白颤抖。

“美岐…我的女儿比你大一点,你们俩小时候还总爱一起玩呢,那时候你天天跟在宣仪屁股后面软糯的叫姐姐,不记得了吗?”

“她非要闹着下凡,后来我才知道是为了你,她说她要履行一个约定,但她不想让你知道她的身份。”

“不过,你们俩好像都不知道自己的婚约对象就是对方……”

沉睡的记忆悠悠醒转,孟美岐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对不起…我失态了……我…我现在就去接她。”

孟美岐踉踉跄跄的跑进传送通道。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飞快的流逝,仿佛一张血盆大口。

孟美岐丝毫没有知道真相后的欣喜,她脑子里只有一次又一次循环的,自己把吴宣仪逼走的画面。

终于赶到医院,抢救室的灯已经熄灭。

孟美岐此刻两眼通红,看见病床上的女孩儿生命体征在逐渐变弱,冲进房间抓住一个医生就吼道。

“为什么不救她!医生不是要救死扶伤吗!为什么要任她生命流走!”

“你冷静一点!”

主任用力掰开了她的手。

“我们在抢救她的过程中,她短时间的醒过一次,她亲口对我们说不要救她了,我们如果再进行施救,她就自我了断。”

“你是她的家属吗?正好,这里有几张单子需要你确认,你……”

孟美岐根本没给医生把话说完的机会,走到床边摘下所有仪器,然后抱起吴宣仪走了出去。

“哎…你不能这样!不允许私自把病人带走!”

“我是她爱人,为何不可?”

孟美岐转头看了医生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留下那个医生感觉自己整个身体如坠冰窟般无法动弹。

飞速跑到一条没有人的小巷子,孟美岐打开了传送通道。

传送的时间好像有几个世纪那么漫长。

一只手抱着吴宣仪的腿,一只手托着她的后颈,孟美岐疯狂的把自己的力量输给吴宣仪。

对不起…对不起我现在才知道一切。

对不起我来晚了。

我错了…那些不是我的真心话。

你不准死,听到没有。

那天你都听了我的话跑出去,现在你也得听我的话。

我说我不允许你死。

求你了,不要离开我。

姐姐,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我爱你啊。

孟美岐大概是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冲到了宫殿。

“父亲,吴大人,快救救她!”

“别着急,我来替她看看。”

孟父将吴宣仪放在了冰床上。

离开了孟美岐的力量维持,吴宣仪的气息在快速衰弱。

“这…吴兄,令爱恐怕……”

“我也感应到了…不……我就不该答应她下凡……”

吴宣仪的五脏六腑已经移位,经络也断的彻彻底底,若不是因为她有灵族之力护着,普通人此刻早该没了气息。

“不!不会的!父亲,您德高望重,遍悉古籍,一定有办法救她的!”

宫殿里的沉寂让孟美岐几乎要抓狂。

“……我…的确是有一个办法,但是代价实在太大,而且古往今来从未有人用过,不知可不可行。”

“孟兄,此刻还谈什么可行与否!哪怕有一丝希望我也要尝试!”

“好吧…我曾在一本古书中看到过记载,有一种起死回生之法,只是要苦了吴兄了…”

“她是我女儿,刀山火海我也甘愿。”

“…嗯…这需要一个非常爱宣仪的人,散尽全身修为输送给她,以重塑身体灵魂。”

“但施法者将面临仙格破碎,自此不再长生,落入凡间做个凡人,而被施法者是何情况…不明。”

“让我来吧!”

吴父和孟美岐齐声说道。

孟父惊讶的看着孟美岐。

“你…你不是对这场婚约一点也不喜欢吗?怎么…”

“我的确不喜欢你们背着我安排婚约,但我喜欢她,这就足够了。”

“你喜欢她?你怎么突然…”

“现在来不及解释这么多了,这是我欠她的,吴大人您为族长不可如此,所以让我来。”

孟美岐望向二位长辈,眼神坚定而柔和。

“美岐,你真的想好了吗?这代价真的太大,你要放弃现在的一切吗?”

“如果没有她,就算长生,就算拥有仙格又有什么意思呢?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我只要她。”

“…好吧…那我们替你护法。”

温柔的抚摸了一下吴宣仪的脸,身体里的力量开始缓慢持续的输送起来。

姐姐,我说过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我还有好多话想和你说。

我要亲口对你说我爱你。

孟美岐的脸逐渐苍白起来,体力也在飞速流逝。

最后一点修为输送过去,孟美岐听到脑袋里“咔嚓”一声破碎声,仙格已碎。

强撑着抱住向后倒进自己怀里的吴宣仪,孟美岐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唔…这是…在哪儿?”

“这好像是…我家?”

孟美岐此刻全身无力,只知道自己回到了人间,现在正躺在床上。

嗯?吴宣仪呢?

孟美岐突然感觉到怀里一阵动静。

一只毛绒绒的兔头露了出来,还在睡觉。

宣仪,你变回真身了吗?

那我就等你醒过来吧。

可是,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

yamy知道了整件事情经过,心疼的留在人间帮忙照顾一下孟美岐。

很快到了新的一年。

孟美岐不缺钱,干脆辞掉了工作,每天呆在家里,学习学习烹饪,看看古书典籍,或者抱着沉睡的兔兔自言自语。

“宣仪,都是我不好…”

“我以为你只是凡人…即使我喜欢你,也无法给你长厢厮守的诺言…”

“我不知道我的婚约是和你…我不愿意辜负你……所以只好狠下心把你逼走…”

“你都睡了好久好久啦…”

“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对不起…”

“你看看我好不好…”

孟美岐微微叹了一口气,把兔子抱的紧了一点,抬起头看向窗外。

她没有看见,怀中兔子的眼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

孟美岐变成凡人以后,身体弱了许多,睡觉的时间也多了起来。

不知道又过了几个月,孟美岐已经喜欢上了每天长时间的睡眠。

只有这样,她才可能在梦里再见到她。

今天,孟美岐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她梦到吴宣仪和自己小的时候。

吴宣仪作为姐姐,总是护着宠着孟美岐。

“姐姐,我想吃糖葫芦!”

“姐姐,人间有个东西叫秘密花园,好像是什么填色本,我也想玩!”

“姐姐,我想吃你的冰淇淋!”

“姐姐,抱我到树上玩好不好?”

吴宣仪总是笑着应允,揉揉美岐软软的金发,温声回答。

“山支宝宝的小奶音好可爱~”

“走,姐姐去给你买。”

“来,姐姐去人间的超市买了那个叫秘密花园的东西,岐岐来涂色吧。”

“岐岐张嘴,姐姐喂你。”

“抱紧我哦,姐姐带你飞上去。”

那些远去的记忆,在梦里却如排山倒海般涌来,真实得让孟美岐怀疑自己穿越了。

后来是怎么分开了?

哦,灵族内乱,吴大人急匆匆地带着宣仪回了灵界…然后…再也没有相见。

孟美岐想起吴宣仪临走的那一天,自己哭的鼻涕眼泪到处乱飞。

“我不让姐姐走!我喜欢姐姐!我要和姐姐一直在一起!”

吴宣仪拿手帕轻轻擦去小人儿脸上的泪痕。

“山支宝宝,不哭了好不好?乖乖听孟大人的话,我答应你,总有一天我们会再见的。”

“呜呜…真的吗?那宣仪姐姐要和我拉勾勾,说话不算数就是小狗。”

“好好好,来,拉勾勾。”

两家的婚约也是考虑到两个人小时候好歹熟悉过,再加上灵族与仙族联姻自是有益无害,所以便定了下来。

对不起…我怎么这么晚才反应过来…是我说话没有算数……

房间里一道柔和的白光闪过,孟美岐没有感觉到自己被圈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孟美岐的梦境突然中断,陷入了无梦睡眠,刚才她阴差阳错和吴宣仪共享了记忆。

“怎么梦里还皱着眉头…”

悄悄伸出手抚平怀中人眉间的褶皱。

“美岐……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答应过你…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这些天来你都睡的不安稳吧…好好睡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好像闻到了姐姐身上的清香呢…

孟美岐波动的心神渐渐平稳。

清晨,卧室里依旧光线很暗,怀里的人还在熟睡。

孟美岐又做梦了。

她梦见吴宣仪永远也不可能醒过来,她梦到她最终化为星光消散在了空气里。

“怎么又哭了…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爱哭鼻子呢……山支宝宝…不哭了好不好…”

吴宣仪半夜苏醒化为人形以后就没有睡觉,她的修为没有丧失并且灵力大增,整个人如同脱胎换骨。

她就静静地看着孟美岐,直到天亮。

微不可觉的眨了眨水光波动的眼睛,吴宣仪的唇轻轻覆上了孟美岐的唇。

又轻轻的离开。

吴宣仪小心翼翼的开始吻去孟美岐脸上的泪痕,像是对待一件最为珍贵的宝物,怕碎了,怕化了。

脸上痒痒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舔自己。

孟美岐努力睁开了眼睛。

没有说话,只是一秒的对视,两人便已互通心意。

心心念念的人,现在就在自己面前,这是真的,不是在做梦。

孟美岐像是用尽了所有力气,蜷在了吴宣仪的怀里。

等待的日子终于结束了,那些伪装过后的坚强与无所谓此刻悉数倒塌。

最后,还是吴宣仪先抚上孟美岐因激动而失声的嘴唇,又好笑又心疼的说。

“辛苦你了,山支宝宝。”

“我…”

孟美岐声音有些低哑。

“不用再说,我都明白。”

眼睛突然酸涩了起来,孟美岐用力把头埋在了吴宣仪的颈窝,轻轻的用牙齿啃咬。

“宣仪……我…对不起……”

“不怪你,山支宝宝脸要哭花了哦~不哭了不哭了好不好…”

吴宣仪心揪得一阵一阵的疼。

“刚刚做梦了吗?怎么在梦里都哭得这么厉害?”

“我…我梦见你一直没有醒过来……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语气里满满的失落与悲哀。

吴宣仪不自觉把孟美岐抱的更紧了一点。

“不会的,你看现在我不是在这里吗?我不会离开你的,再也不会了……”

孟美岐放开声大哭,心里的所有歉意与害怕全部倾泻了出来。

很久,孟美岐才渐渐止住哭泣。

吴宣仪一直顺着孟美岐的背,不停的吻去年下脸上的眼泪。

“山~支~宝~宝~”

“你不是说有很多话想和我说吗?嗯?”

吴宣仪摸了摸孟美岐小狮子一样的头,在她额头上轻轻啄了一下,笑眼盈盈地看着她。

“宣仪……我…”

孟美岐像是鼓足了心底的勇气。

“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年上轻笑,像是风铃一样清脆。

孟美岐唇上一阵温热覆盖,只听到模糊的一句话。

“我也爱你,最爱最爱你。”


🚗我要在(续)里发(⁎⁍̴̛ᴗ⁍̴̛⁎)
宣攻谢谢大家!
码字好累还请捞我









评论 ( 12 )
热度 ( 146 )

© 闻风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