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风眠

我一直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勇气

一发完 有点长
其实比较现实
希望大家都有勇气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不要后悔 不要遗憾



“同学,对不起,你没被撞到哪儿吧?”

孟美岐和郭yamy一路打闹,不想狠狠撞上了一个人。

“没事,不过以后要小心一点哦。”

是一个温柔清甜的女声。

直到那个女生走远,孟美岐才回过神来。

“兄弟,看什么呢,一脸白痴样。”

“你才白痴!哪里跑!”

刚刚的小插曲很快就被抛到了脑后,只是那道像棉花糖一般甜软的笑容,不经意便留在了孟美岐心里。

孟美岐懊悔自己没能问一问她的名字,偌大的大学校园,来来往往的身影里,寻找一个陌生人谈何容易。

只是缘分,这一次照顾了她孟美岐。

孟美岐身为本专业的翘楚,偶然接到通知去和音乐专业的一位大神商量新定校歌的歌词。

“你好,我是大二音乐专业的吴宣仪。”

“你…你好,我是大一文学专业的孟美岐。”

“美岐,上次我们在路上见过吧,你的金发真可爱。”

“我…呃…你也是,我是说你真好看……”

孟美岐感觉脸上烫烫的。

这小孩儿还脸红了?耳朵都能滴出血了哈哈哈哈好可爱!

吴宣仪表面微笑,内心已经被孟美岐萌倒。

因为合作的关系,两人见面的机会多了起来,一来二去也就熟悉了对方。

孟美岐总会适时地给吴宣仪订购紫菜,一买一大箱;也会在每次见面或是出来玩的时候给吴宣仪买上一大杯冰冰奶茶。

而吴宣仪,会在房间里认真的帮孟美岐涂指甲油,还会悄悄地给孟美岐买秘密花园年度限定版。

相处的久了才发现,原来两个人已经如此默契。

吴宣仪一个眼神孟美岐就知道她的快乐或烦恼,孟美岐一个小动作吴宣仪就知道她的纠结或委屈。

两个人最喜欢的,还是一起溜到学校的天台,那里设置了围栏,她们总爱偷偷翻过去,然后坐下来聊天、听歌。

偶尔配几瓶啤酒,一大袋夜宵。

晚间的微风拂过她们的脸庞,那是她们最好的时光。

“宣仪,我很喜欢梁静茹的勇气,我觉得人生有很多事都只有一次,错过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不管结局怎么样,我觉得自己都应该去尝试,你觉得呢?”

“嗯……呼…唔…”

身边的人刚刚喝了不少酒,已经睡着了。

孟美岐无奈的笑了笑,轻轻把人搂进自己的怀里,把外套披在她身上,沉静的眼眸里带着别样的情愫。

宣仪,我要尝试自己最想做的一件事了,祝我好运吧。

繁星闪烁的夜空,是一份爱意无声的证人。

第二天的公告栏前堆满了人,大家都挤着去看本校第一才女写的情书。

内容丰富翔实,感情纯净深沉,华丽词藻与朴实描写并重,堪称一绝。

奇怪的是,这封情书写给谁,无人知晓。

吴宣仪很快就得知了这件事,在朋友的拉扯下去看了情书的内容。

为什么我好像有一点难过呢?

孟美岐照旧约吴宣仪到天台,吴宣仪只觉得内心一阵烦躁,头一次用极不耐烦的语气拒绝了孟美岐。

放下手机,又突然后悔,她有喜欢的人了,我为什么要生气呢?吴宣仪你真是多管闲事。

犹豫着要不要给孟美岐发个短信道歉,寝室门却被敲响。

打开门,一头金发与独特的薄荷香便包裹住了吴宣仪,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姐姐这是不愿意答应我的告白吗?”

孟美岐最喜欢吴宣仪身上的柠檬香,真甜。

吴宣仪心里既是惊讶又是欣喜。

“那封情书…是给我的吗?”

“嗯。我喜欢你,宣仪,和我在一起吧。”




热恋中的人,总是能给身边的人万点暴击。

yamy一脸嫌弃的看着孟美岐。

“干嘛啊,思春哦?”

“嘿嘿,我家小公主给我发消息周末去逛街。”

yamy,卒。

傅菁像看一个智障一样看着吴宣仪。

“不知道那些每天yy你的男生知道自己的女神真面目是这个样子该作何感想…”

“嘻嘻,傅菁我跟你说,山支宝宝可乖啦,我们周末去逛街……”

傅菁,卒。

暴风雨前的海面总是一片平静。

两人恋爱的事不知怎么传入了校领导的耳中,在这个时代,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她们的“不一样”。

孟美岐隔着门什么也看不到,她的父母根本不管她,加上她成绩优异,便只是被校领导训斥了几句就放了出来。

吴宣仪出来的时候,眼睛红红的,孟美岐想和她说点什么,吴宣仪却像没有看到她一样走了过去。





晚上,吴宣仪约孟美岐到了天台。

“美岐,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是不是你爸你妈她们说你了?还是学校要处罚你?”

吴宣仪的眼泪忍不住涌了出来。

“对不起,我很害怕,我父母永远不会同意这种事,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长痛不如短痛……”

“宣仪,不会的,未来还很长,谁也不能预知以后的事,你相信我,我们会在一起的,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和我走一辈子吗?”

“对不起…对不起我说话不算话,可是我真的做不到…看到老师父母厌恶的眼光…我……对不起…”

“宣仪,我求你了,不要离开我…勇敢一点好不好,这条路我可以一个人走完,只要在终点的你朝我伸出一只手就好了啊……”

“对不起…分手吧孟美岐…我不能给你幸福……希望你今后能找到让你幸福的人。”

孟美岐想去抱吴宣仪,吴宣仪用力推开了她。

“不管你怎么想…我们已经分手了……祝你幸福…”

吴宣仪绝望的闭了闭眼,转身离开了天台。

孟美岐僵在半空的手慢慢滑下,她无助的坐在了地上,两只眼睛空洞无神。

孟美岐把头深深埋进了膝盖里。

过了一会儿,隐忍而悲哀呜咽声才响起。

“可是不是你…我怎么能幸福啊?”

撕心裂肺的哭泣,心上血淋淋的伤口,也只有夜空知道。





“你知道吗,吴宣仪走了,她出国了。”

yamy挺担心现在的孟美岐的。

那天晚上回去,孟美岐整理了一大箱有关她和吴宣仪的东西,通通丢进了寝室楼外的垃圾桶。

第二天清早,yamy却看见孟美岐冲出宿舍楼跑到垃圾堆里翻出了那个箱子,然后又抱了回来。

再之后…孟美岐好像回归了正轨,唯一不同的是她开始拼命学习,一天24小时,好像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学习。

是想忙到让自己忘记一些人和事吧。

只是徒劳而已,刻在心上的,怎么也忘不掉。

“哦。”

孟美岐头也没抬,她拼命的把书里的文字塞进自己的大脑,好让那些记忆永远呆在角落。






五年后。

“美岐美岐,陪我去看跨年演唱会好不好?”

网络著名写手赖小七软磨硬泡想让上司孟美岐陪自己去看现场版。

“好好好,你不要再闹了,我去就是了。”

演唱会场。

赖小七兴奋的挥舞着荧光棒,和周围的人一起尖叫,还在激动的时候疯狂甩孟美岐的手。

高潮一波接一波,跨年演唱会总是云集了各种偶像明星,粉丝的呼声嘈杂而坚定,时间也在一首又一首歌中流逝。

新年的钟声敲响了。

“好,新年的钟声已经敲响,让我们一起祝大家,新年快乐!”

“最后一首压轴曲,是我们竭力争取到的,我们请到了AC!”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AC吗!我好喜欢她的歌!”

“我是不是在做梦!节目组怎么做到的!”

“她真的来了吗!女神我爱你!”

“哇!美岐,我超级喜欢她诶!女神啊啊啊!”

AC,Angle Cape,近三年横扫各类音乐大奖,稳居榜单第一,因其嗓音空灵甜美而圈粉无数。

但她的火,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无论媒体还是大众,对她的认识都只限于她是个女孩儿,是个华人。

然而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名,甚至没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因为每次唱歌,她都身穿白色斗篷,罩住全身。

孟美岐不太关心音乐方面的新闻,也许是害怕知道关于心底那个人的消息,因为她知道她一定会出彩。

但孟美岐还是百度了一下这个神秘人物的介绍,嗯,有点意思。

灯光缓缓打开,一个身穿白色斗篷的身影走了上来。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的第一眼,孟美岐的心脏开始跳的有点快。

“大家好~这次我受邀从国外回来,以后就会留在国内发展,一是为了更好的创作,还有就是为了弥补一个我年轻时的过错。”

“所以今天送给大家一首我很喜欢的,梁静茹前辈的《勇气》,希望你们在未来的岁月里,都能勇敢一点,不要错过…自己爱的人。”

爱真的需要勇气
来面对流言蜚语
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
我的爱就有意义

我们都需要勇气
去相信会在一起
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
放在我手心里
你的真心

一曲结束,观众席上的孟美岐早已泪流满面。

这个声音……

曾经温柔的喊过她“山支宝宝”。

然后轻易的印刻在她心里。

原来那晚在天台…她听到了……

遥远的记忆被唤醒。

是孟美岐的心间痣。

还是没有变呢。

这么多年依然让她魂牵梦萦的声音。

“哎,美岐,你怎么哭了?美岐美岐别哭啊…”

演唱会结束,人潮散去,孟美岐还呆呆的坐在座位上。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她猛的站起身,推开人群向后台跑去。

“小七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

孟美岐像疯了一样跑到后台,打开每一个房间,无视工作人员的阻拦。

没有那个人的身影。

就好像一阵风,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是自己想她想疯了吧?

说不定认错了。

孟美岐失魂落魄地走在街上。

走进单元门,楼道的声控灯坏了好久也没有人修。

抹黑拿出钥匙,正要开门,腿撞上了一个巨大的东西。

好像…是个行李箱。

为什么把行李箱放在自己家门口呢?

孟美岐突然停下了插钥匙的手。

黑暗中是熟悉的柠檬香,仿佛就在孟美岐身后。

下一秒,孟美岐就落入了一个真实温暖的怀抱。

“你回来干什么?”

好讨厌,这么久了还是这么默契。

孟美岐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浓重的鼻音和哭腔。

“山支宝宝…我知道你今天去听演唱会了……”

“我也是在赌…还好你去了……”

“我不要再错过你了……现在的我有能力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我变得勇敢了…你还愿意再接受我吗?”

“美岐…我回来了。”

滚烫的眼泪顺着脸颊滑下,落到了吴宣仪环住孟美岐的手上。

好烫啊。

是她们感情的温度。

岁月匆匆,她们最后都发现原来自己早就融入了对方的生命,不可分割,不可或缺。

还好,一切都不算太晚。

“……你再敢丢我…我就……”

孟美岐小声哼哼。

背后的人好像笑了,轻轻的笑声像风铃一样清脆。

“演唱会结束你跑到后台去找什么?”

吴宣仪凑到怀中人耳边,明知故问。

“我有个东西搞掉了,我去找找。”

孟美岐嘴硬的别过头。

“那…现在找到了吗?”

黑暗的楼道是一段沉寂。

良久,吴宣仪听到孟美岐轻轻舒了一口气。

“找到了。”

























评论 ( 3 )
热度 ( 237 )

© 闻风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