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风眠

我一直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近距离恋爱·二

dbq必须虐姐姐
甜不过蒸煮难道我还不能虐吗!
(溜…都说了别打我啦…



8.
“The truth may lie behind the lies.”

整齐的读书声在班里回响,吴宣仪踱着步子在教室中巡视,而那个金色的身影正一动不动的站在讲台上领读。

这个星期已经过到了尾声,吴宣仪和孟美岐没有说过一句话。好多次,吴宣仪想打破压抑的沉默,但终究,只得到一个漠然冷淡的背影。

yamy眼尖心细,她明显感觉到孟美岐身上的冷漠气场只在面对英语老师的时候释放。

哎…这么好看的英语老师都不能打动她………

郭同学十分遗憾的摇了摇头。



9.
“今天是…星期六?!……啊…苍天绕过谁!”

吴宣仪回国新买的公寓就在学校附近,急急忙忙穿衣洗漱,等到出门的时候距离家教第一节课已经只剩十分钟了。

“出租!麻烦快一点啊师傅!”

匆匆付了车钱,吴宣仪在迟到十分钟的时候才站在了家教对象的家门口。

敲门的手拿起又放下,最终还是叩响了门。

“来了。”

是吴宣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孟美岐知道是家教要过来,虽然不情不愿,还是礼貌地去开门。

“你好,我是孟…”

孟美岐摆好拖鞋,抬起头,正好和吴宣仪对视。

“哎…你就是吴老师吧?美岐,愣着干嘛,快请老师进屋啊。”

孟美岐的舅舅欢迎的说。

“请进。”

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只是孟美岐眼底一瞬而逝的惊讶,还是没有逃过吴宣仪的眼睛。

“那美岐,你和吴老师去房间里吧,我马上要出去办事了,晚上你们两个一起吃饭吧,招待好你们老师,你做菜做的那么好……”

“知道了。”

依旧没有波澜。



10.
孟美岐沉默地推开了卧室门,看也不看吴宣仪一眼,吴宣仪的心像是被撕扯,却也无可奈何。

四年了…她的房间…一点变化也没有呢……

两个人就这样坐在书桌边,一片死寂。

“美岐,我……”

“无关的废话就不必多说了,开始讲课吧。”

孟美岐疏离冰冷的声音扎的吴宣仪心里一阵疼痛,哗哗的翻书声听起来机械又无情。

有什么用呢?她也不会听我的解释了……

闭上眼逼回即将滚落的水珠,吴宣仪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从包里拿出了一本书,递给孟美岐。

“这是我专门根据你的英语状况为你定制的,这些知识点你必须掌握。”

“那今天就先从最简单的语法讲起,主谓宾表补,它们的定义和用法主要有……”

孟美岐听课的时候总是一百分的认真,上下眨动的睫毛,手里大气的字体,吴宣仪的目光从来没有离开过身旁金色的圆脑袋。

“吴老师是在走神吗?”

“我妈花钱请你来给我补课,可不是让你来发呆浪费我的时间的。”

孟美岐冷笑了一声,淡淡地说。

“我不是……我…”

“够了,你不用解释,你的任何事都与我无关,我不感兴趣也不想听。”



11.
吴宣仪低下头咬住了嘴唇,双拳微微攥紧,孟美岐皱了皱眉。

“不要耽误我的时间了,你……”

“嘭!”

沉闷的砸书声,吴宣仪抬起头看着孟美岐,两只眼睛微微泛红,一周以来的冷眼相待她受够了。

“孟美岐!你发什么神经!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砰!”

凳子被一脚踢开,孟美岐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吴宣仪,眼里没有一丝温度。

“凭什么?吴老师还好意思问凭什么!既然都走了你他妈还回来干嘛!”

“啪!”

响亮的一记耳光扇在孟美岐的脸上,吴宣仪的手微微颤抖,泪珠终于一颗接一颗地掉下。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孟美岐你混蛋!”

吴宣仪拿起包冲出了孟美岐的家。



12.
卧室里,孟美岐沿着床角无力的坐下。

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火辣辣的右脸,回想起几分钟前,一滴水从眼角滑了下来,好烫啊……

“美岐,美岐?在地上睡觉会着凉啊,怎么晚上家里灯也不开一个……”

“你和吴老师是去外面吃的吧?家里都没开火。”

“嗯。”

孟美岐已经感受不到肚子的申诉,她只想就这样,一直睡过去。



13.
吴宣仪的公寓里同样一片漆黑,楼下的酒吧吧台上,吴宣仪正在一瓶接一瓶的往喉咙里灌。

“别喝了,我的小祖宗你能对自己的身体上点心吗?”

紫宁用痛心的表情看着吴宣仪,趁她不注意,把酒瓶抢了过来。

“小李,不准再给她拿酒了。”

“是,张总。”

吴宣仪两眼朦胧的看着张紫宁。

“喂,吴宣仪,我们俩认识这么久我也没见你这副样子啊,咱俩在国外的时候,多少帅哥美女找你搭讪约会,你全给拒绝了,今天怎么回事儿?”

“………紫宁…我……是她,我以为我们是平行线了,我错了,我和她还是相交了…”

“谁?!你…你是说美岐?”

“对…现在我是她的英语老师……”

吴宣仪从酒保手里抢过一杯威士忌,一饮而尽。

“那…当初的事……她知道吗?”

“不知道,那些事她不需要知道。”



14.
吴宣仪还想倒第二杯,张紫宁气的差点砸了她的杯子。

“借酒浇愁也不是你这么个法啊,再说你自己想想你的身体!允许吗!啊?”

“你爸特意嘱托我提醒你注意你的身体,吴宣仪你能不能让人省点心?”

吴宣仪现在什么都听不见了,她的胃已经开始翻江倒海,没吃晚饭,空腹喝烈酒轻易地引发了她胃部剧烈的痉挛,疼痛感让她额头上爬出了一行冷汗。

紫宁见眼前的人嘴唇发青,面如金纸,急忙叫人去开车。

“快一点!止疼片!”

“速度开快一点,红灯给我闯过去!罚他妈的款吧!”

靠在身旁的人因为疼痛短暂的失去了意识,汗水一层接一层落下,张紫宁心急如焚。

司机稳稳刹车在急诊门口,吴宣仪被迅速推上了急救车。抢救室红色的灯在黑夜里闪烁,像是一只猩红的眼睛,吞噬生命和时间。

孟美岐在睡梦中并不安稳,她梦见吴宣仪对她温柔的笑,转身却落入了一个万丈深渊,而她看着吴宣仪下坠,好像近在咫尺,却怎么样也抓不住她的手。

天边鱼肚发白的时候,张紫宁的脚边已经堆满了烟头,一分钟后,抢救室的灯终于熄灭。

评论 ( 29 )
热度 ( 146 )

© 闻风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