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风眠

我一直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永远陪伴·上

告别过去吧……
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篇…
目前心情依然很丧
私设ooc严重预警/超长预警
永远不要放弃追求希望
也不要失去爱的能力




喂,第一次见到吴宣仪是在哪里呢?

高一开学的英语课上吧。英语老师兼班主任问了一句学英语最重要的是什么,一个爱笑而纯净的女孩站起来,唇角勾起,眼睛里装满星星。

“Passion.”

后来…好像记忆慢慢淡忘了,断片直到运动会才接上,嗯,孟美岐晃着小脑袋慢慢的想。

“别紧张啊,没事的,大家都不会跳高啊,尽力就好啦,真的,别紧张。”

孟美岐递过矿泉水,一边宽慰的拍拍吴宣仪的肩。吴宣仪心里好像塞满了棉花糖,软软的,甜甜的。

轮到五十米的决赛,金色的长发在风中飞舞,人影闪电般的穿过终点线,吴宣仪拿着水杯和校服外套走到孟美岐旁边,时间刚刚好。

孟美岐喘着粗气,半弯着腰,眼前突然出现了自己的水杯,凉意阵阵的上身披上了温暖的外套,意外地抬起头,对上那双弯成月牙的眼睛。

“谢谢你。”

话题好像自然而然的展开,从喜欢的书到有趣的电影;从希腊小镇到南极北极;聊聊过去,知晓现今,好像很舒服,契合得让人叹息。

傅菁是吴宣仪的室友,也是吴宣仪最先认识的朋友。现在,多了孟美岐,两人行就变成了三人行。

“你都把吴宣仪从我这里抢走啦。”

傅菁佯装不满的抱怨,孟美岐不好意思的笑笑,转身就被吴宣仪从肩一把搂住,宠溺地揉头。

吴宣仪和孟美岐是最最好的朋友,大家都知道。

高一还有些什么呢,孟美岐认真的回忆,记忆里全都是吴宣仪灿烂而又迷人的笑容,还有看向自己的宠溺……拥抱时自己莫名加速的心跳。

不不不,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高二分科,孟美岐被六科老师约谈。

“你文科的优势这么明显,为什么要选择理科呢?”“你的思想还不够成熟,回去再好好考虑一下吧。”

孟美岐拨通了吴宣仪的电话。

“宣仪……你希望我留在我们班吗?”

两个人本来都在理科实验班,如果孟美岐去文科的话,之后两年就不会在同一个班。

“…我觉得你应该认真考虑老师的建议,我也看得出来,你的文科真的很好…虽然我不想你走…”

“美岐,你为什么…一定要坚持留在理科班呢?”

手突然抖动了一下,孟美岐差点把电话掉到了地上,一句接一句的解释掩盖住内心深处的秘密。

“啊…因为我喜欢老师啊,还有同学们真的很好,还有……………”

“噢噢…这样啊,那好吧,反正不管你怎么选,我都支持你的。”

还是不变的体贴与细腻。

想要和吴宣仪在一个班,想要每天都见到她,想要每天陪她吃饭,陪她聊天,两个人一起努力……那是孟美岐对于分科选择的真正答案。




但是,好像有些东西变了。

两个人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大吵一架逐渐成为常态,每一次都在互相伤害的言语里越走越远。

都有些偏执,又都不愿意先低头认输。

吴宣仪果断干脆,相比之下孟美岐就显得优柔寡断,矛盾越积越大,失望也越攒越多。

失望够了,大概就会想要离开了。

吴宣仪的生日,孟美岐很精心的准备,尽管头一天晚上两人还在寝室厕所里吵得不可开交。

年级上认识两个人的同学不少,大多都是朋友,孟美岐对于吴宣仪百依百顺,捧在手心这件事,大家早就习以为常,甚至有些羡慕。

郭yamy打趣她们俩,“你们gay里gay气哦…”

孟美岐就慌乱地摇摇头,涨红着脸一个劲儿地辩解自己是钢铁直女,吴宣仪笑着看她们打闹,眼底闪过一丝无人察觉的低落。

是在害怕些什么呢?

特意熬夜写好了一封长长的信,孟美岐又用了三天,找到年级每个班上两个人都认识的朋友,yamy、小七、大娟、彩虹、意涵、超越、紫宁、…………给吴宣仪悄悄写下生日祝福。

昨晚到今天中午的冷战把吴宣仪的同桌冻得急忙逃离现场,坐在吴宣仪前桌的人中午终于转了过来,手里拿着厚厚的一个大信封。

“还在生气吗?好啦,是我不对,我都改。今天是你的生日,生日快乐啦小公主,以后每天都要开开心心的,这是给你的礼物哦。”

孟美岐神采飞扬的看着吴宣仪,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眼里的冷漠。

“孟美岐,你是在哄小孩子吗?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这么幼稚了,成熟一点好吗?每一次处理问题你都是一句你改,那些是你的性格,你改不掉的。”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礼物,不必了。”

轻轻把信封推回僵在半空的手中,冰凉的语气让孟美岐在炎热的天气里感到止不住的寒意。

之后就是持续的冷战,孟美岐十分懊恼,却又倔强的不肯先低头,她是这样以为的。

她试着无视吴宣仪的存在,试着把她挤出自己的生活里,到头来发现吴宣仪原来比自己决绝更多,她的才华和出众的气质长相,让她永远不会缺少簇拥在旁的人群。

她好像已经把孟美岐抛到脑后了。

孟美岐还是没有沉住气,在搬行李放假的那天,她伸出手,试图替吴宣仪搬她的书箱。

冷战这么久,吴宣仪终于开口对她说话。

“不用你帮我搬。”

孟美岐的手再次僵在了半空,回过神来吴宣仪已经从自己身边走过,再没有多看一眼。

“你真的要这样吗?我就问你一遍,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这么烦我?你就这么巴望着我离开你?你就回答我好还是不好。”

孟美岐也动了怒,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刚才一瞬下意识对吴宣仪的保护欲和心疼。

“滚。”

吴宣仪轻轻地吐出一个字,目光平视,仿佛孟美岐根本不存在。

孟美岐记不得后来她是怎么跑回了寝室,用五十米冲刺的速度,又是怎么压抑住涌到眼眶边的水珠,等到没有的人的地方再肆意滴落。

所以,放暑假的前一天,两个人彻底决裂了。




孟美岐和yamy在图书馆里约作业,只不过孟美岐的眼睛怎么都放在手机的QQ屏幕上。

“兄弟,你咋啦?”

“卧槽,你哭什么啊,孟美岐你可别吓我,出什么事了你倒是说啊!”

脸上好像滑过一阵温热,孟美岐才反应过来自己哭了。

吴宣仪删掉了自己的QQ和微信,那个刺眼的好友验证像是一把刀插进孟美岐的胸口,喉咙一阵腥甜。

吴宣仪的签名改成了:move forward.

明明自己都说过再也不想和她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还会心痛呢?

孟美岐告诉yamy自己去打个电话,然后走到窗边,深吸一口气,拨通了吴宣仪家里的座机。

嘟嘟嘟的声音只有几秒,但对她而言却像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的折磨。

接电话的一瞬间,她屏住了呼吸。

“喂?”

年轻的声音,不似吴宣仪的甜美,只有陌生的稚嫩,是吴宣仪的表妹接的电话,孟美岐紧张得一接通就挂断,额头上一串冷汗。

有点失落,又好像有点庆幸,想见而不敢见,想要而不愿主动低头。

浑浑噩噩的过了一整天,yamy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失魂落魄的孟美岐,她感觉吴宣仪对于孟美岐来说太过特别,也太过重要,甚至有点…说不清道不明。

孟美岐的心情总是很容易的写在脸上,回到家就把自己锁进了房间,好像喉咙被哽住,脑袋一片迷糊。

就这样过了一天,晚上在被子里哭着哭着就睡着了,一天的精神疲惫让她在梦里也不安稳,好像吴宣仪越走越远,而自己怎么追也追不上。

第二天,好像感觉好了一点。就是少了一个最好的朋友,嗯,少了吴宣仪。

没关系的,孟美岐拼命的对自己这样说。

可是心怎么会骗人呢,难过会无形的蔓延到全身。又熬到一天的晚上,孟美岐双手插在睡裤兜里,房间里放着音乐,而她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出神。

全都怪我/不该沉默时沉默/
该勇敢时软弱/如果不是我/
误会自己洒脱/让我们难过/
可当初的你和现在的我/假如重来过/

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这是孟美岐设置的手机来电提醒。

颓废的拿起手机,随意的看一眼是谁打来的电话,只一眼,孟美岐的肩膀就剧烈颤抖了起来。

来电显示的名字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吴宣仪。

犹豫到电话即将挂断,孟美岐按下了接听,她没有先说话。

“美岐…你在吗?”

吴宣仪好像真的有种特殊的魔力,只要她一开口,孟美岐的气,心里的委屈全都通通散去,不再追究。

孟美岐蒙住听筒处,让对面听不到,然后深深的吸了一下鼻子。

怎么突然有点酸呢?

“…我知道你在听,我很意外也很惊喜你还愿意接我的电话…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些没有什么意义,你可能也不想听我说…但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

“…对不起,那天我不该那样对你说话,生日那天也不该那样对你…我感觉很烦躁,莫名的烦躁,我说话很过分,伤害到你,你肯定不愿意以后再跟我一起走了…”

“对不起…希望你能遇到其他更好的…朋友…”

好像对面的声音…是在哭?

吴宣仪有点慌,她那天说完滚这个字就后悔了,但也不愿意主动低头,她一直以来被孟美岐哄惯了,她以为孟美岐一定会来挽回自己。

然而并没有。

“美岐…你别哭啊…对不起我之前伤害到了你…”

“…吴宣仪你是猪吗?”

孟美岐大声吸了一下鼻子,带着哭腔和鼻音说。

???吴·摸不着头脑·宣仪。

“我只想要你一个朋友就够了…”

嗯,朋友,朋友,孟美岐在心中念叨。

“你一直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这样好像自己对她远远超出范围的好和特殊对待都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那你的意思…你还愿意和我做朋友?”

吴宣仪小心翼翼地询问,语气里藏不住的讶异。

“我说过了,你一直都会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只需要你一个,就够了。”

孟美岐轻声回答。

“但是吴宣仪,以后我们不要再吵架了好不好?高三了,我们耗不起了。”




快开学前,两个人约在一家西餐厅见面。

重新加回了QQ微信,一切都回归到正轨上。

孟美岐在家里挑了半个小时的衣服,选择困难症的她最终妥协于时间的压迫,随意穿了件衬衣牛仔裤就出了门。

隔了差不多两个月没见,再见到时,好像有种说不出的变化。

孟美岐看到吴宣仪安静的等候在西餐厅门口,她快步朝她走去,眼眶却微微有红色开始蔓延。

紧紧的拥抱,孟美岐的头埋在吴宣仪的长发里,用力的吸了一口气。

回来了,还是她的味道,我最喜欢的味道。

吴宣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轻轻顺着大金毛的背,一边揉着怀里人毛茸茸的头。以她对孟美岐的了解,此刻又如何不明白孟美岐的心情。




这一天最终过的温馨而平静,两人都心照不宣地没有提起之前的事。

只是两个人之间…好像…多了一点什么。

吴宣仪下午开始有点犯困,孟美岐停下手中写作业的笔,任由吴宣仪把头轻轻靠在自己的肩上。

还是一如既往的宠溺,没有丝毫的改变。

孟美岐甚至放轻了自己的呼吸,生怕打扰到身旁人的恬静,两个人的空间里,安静到只能听到孟美岐砰砰作响,越来越快的的心跳。

“嗤…你的心跳好快哦,你该不会喜欢我吧?”

吴宣仪突然抬起头,调皮的逗起孟美岐。

孟美岐一瞬间从脖子红到了额头,甚至有些慌乱的反复解释,却不敢直视吴宣仪的眼睛。

“怎么…可能…我…我可是钢铁直的!”

孟美岐说完后突然觉得有点难过。

吴宣仪噗嗤一声笑出来,不知道嘴角为什么感觉有一点苦涩。




高三了,节奏一下就快了起来。

孟美岐和吴宣仪更多的开始讨论刷题、参考书,但繁忙的生活丝毫不影响两个人形影不离,一起吃饭,一起回寝,一切如故。

吴宣仪好像爱上了用“你是不是喜欢我”这句话去逗孟美岐,每次看到孟美岐涨红着脸慌张的辩解,躲闪的目光,就觉得这个人好可爱,还有…一点点不知道哪里来的失落。

教室、食堂、寝室,每一天都是这样,孟美岐的头脑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题,还有就是吴宣仪,还有……一个从心底萌芽的秘密。

从高一开始,追求吴宣仪的人从不停息,却都被拒绝而归。孟美岐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到吴宣仪和自己说起谁谁谁向自己告白,就像揪紧了一样;而每次听到她最后拒绝了那个人,又莫名的很开心。

我大概是疯了。

她这么想。




国庆小长假,孟美岐和吴宣仪一起去来福士吃拉面。吴宣仪觉得有点奇怪,今天孟美岐的目光格外灼热,好像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

吃完拉面,孟美岐和往常一样送吴宣仪回家,美名其曰女孩子一个人回家不安全,实际上…只是想和吴宣仪多呆一段时间罢了。

好朋友之间这样很正常啊,孟美岐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但这一次的孟美岐,好像有一点不一样。

走在小区里偏暗的小路上,孟美岐悄悄牵上了吴宣仪的手,像是一对悠闲的情侣在饭后散步。

气氛好像有点奇怪,两个人都沉默着。

“宣仪…我…我可以亲你吗?”

孟美岐不知道是热血上脑还是终于掩盖不住内心的渴望,喃喃着说出了这句话。

几秒的沉默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吴宣仪用夸张的一笑巧妙地带过了这个孟美岐准备了很久…很久的问题。

“啊哈哈哈哈哈哈…美岐你好肉麻啊…”

孟美岐心知肚明,吴宣仪也不再说话,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走到了吴宣仪家楼下。

“抱一下吧。”

吴宣仪笑着伸出了手,孟美岐静静地看着她。

良久,孟美岐轻轻的走过去,埋在了吴宣仪的怀抱里,吴宣仪比孟美岐略高,刚好够孟美岐把头枕在她的肩窝里。

孟美岐的手越收越紧,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又像是想把吴宣仪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宣仪……”

孟美岐的嗓音有点颤抖,也有点沙哑,好像鼓足了全部的勇气,好像即将孤注一掷。

“我喜欢你…很久了…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孟美岐也说不清楚。

也许是从吴宣仪站起来声音清脆甜美的说出“passion”开始;也许是从吴宣仪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告白的男生而孟美岐感到松了一口气开始;也许是在运动会和吴宣仪一起做班牌做到半夜,最后吴宣仪干脆和孟美岐同床共枕,而孟美岐听着自己强劲的心跳一夜无眠开始;也许是那个吴宣仪靠在自己肩上,而自己忍不住的心脏加速,小心翼翼的挪动她的头到更舒服的位置开始……

谁知道呢?

喜欢了就是喜欢了啊。




孟美岐好像攒了很久很久,对她的喜欢只增不减。以前孟美岐也喜欢过其他的人,但是都不如喜欢吴宣仪那样,一点点关于两个人的欢喜就可以轻易填满孟美岐的心脏。

吴宣仪没有回答。

路灯有点暗,孟美岐只能看到吴宣仪长长的睫毛上下眨动。

沉默持续的太久,久到孟美岐想要仓皇而逃,转头就跑。

突然害怕结果,突然有点懊恼。

却还是抱有那么一丝……期待。

“…美岐…你不是说过…你是钢铁直吗?”

吴宣仪的声音轻到只有两个人能够听清。

“对不起…但我喜欢上你了……我不满足于和你做好朋友了,我想要拥有你,我想要你属于我一个人…”

“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我…就当我随便说说吧。”

孟美岐低下头,食指死死绕着衣服边角。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孟美岐听到吴宣仪轻轻叹了一口气,好像…知道了答案,眼眶里的滚烫终于像开闸一般滴到了地上。

孟美岐慢慢的转过身,好像被抽光了力气,满身狼狈。

下一秒,手腕突然被轻轻握住,一拽,孟美岐就被拉进了单元门。

单元门里的玻璃是单向玻璃,外面看不到里面。孟美岐还泪眼朦胧,就这样被吴宣仪抵到了墙上。

“喂…你哭什么啊……”

“我…我已经知道答案了……对不起…给你造成困扰了……”

“唉……”

孟美岐听不出吴宣仪的叹息里混合了些什么,她只想尽快逃离这个地方,找一个龟壳,藏进去。

“孟美岐…我真是…服了你了啊——”

孟美岐疑惑的转过头看向吴宣仪,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眼前却突然一黑,铺天盖地的湿热气息迎面而来,好像是淡淡的柠檬香。

只是轻轻一啄,吴宣仪就离开了眼前乖巧小奶狗的嘴唇,一把把人揽进了怀里。

这一次,嘴角的苦涩悄然变成了甜蜜。

“……我也喜欢你啊,小王子。”

“所以,我们在一起吧。”





评论 ( 10 )
热度 ( 110 )

© 闻风眠 | Powered by LOFTER